瞥见明理戏谑的表情,听到他毫不掩饰的嘲讽,老诅咒师的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,但孙子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和保命稻草,她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。

“孙儿?听得见我说话吗?听到就回答我……”

理所当然的,没有得到任何回答,甚至看都没看奶奶一眼。

那双的空洞的双眼中倒映出的只有明理和五条悟的身影。

“不可能!!!我明明没有降下灵魂信息,怎么会!!!”

高段位的降灵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降临目标的不同部分。比如只要灵魂不要肉体,或者反过来只要肉体灵魂。

不过因为灵魂的特殊性,降下之后等于一体双魂,本身容易受到影响,所以降灵术士基本不会这么干,除非有特殊需求。

而天与暴君最有价值的就是身体,老诅咒师怎么会自找麻烦?

只是,没有灵魂的肉体信息,自己的孙子居然会被压倒,这让老太婆的心态彻底崩溃。

前一秒还沉浸在人上人的妄想之中,这一秒已经跌入谷底。

“孙儿,快回答我,孙儿,孙儿!!!”

“闭嘴吧,丑八怪!”

可能是受不了这份聒噪,真依反手给了诅咒师两记耳光,扇得她两颊红肿,充分诠释女人打女人才是最狠这一真理。

不过在打完之后,有过茶道修行的美少女画风一转,轻拢秀发对着明理展颜一笑。

“阿理,能说一说具体的原因吗?”

明理略略回忆剧情和相关咒术知识,开讲道,“是肉体和灵魂的关系。咒术界的主流认为肉体是容器,灵魂才是记录人类知性智慧,人之所以为人的核心。

所以灵魂的优先级要高于肉体,其中的代表就是上面那个叫真人的特即咒灵啦,他的术式‘无为转变’就是通过改写灵魂,进而改变肉体。

但是,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的,肉体同样会承载着记忆和本能。医学上已经有不少这样的案例,器官移植后,病人某些方面的偏好发生改变,比如原本不喜欢吃辣的,突然就喜欢了。

如果说化身死蜡,保全灵魂是灵魂一道的极致。那么,完全摆脱咒力束缚,不再以灵魂能量作为驱动‘天与之躯’就是另一个方面的极端。

虽然不一定准确,但按照我的理解,真希、甚尔这样的灵魂已经和肉体高度同化。哪怕降灵术只复现了肉体,没有复现灵魂,也不是这种层次的诅咒师可以驾驭的,换成两面宿傩还差不多。

你仔细想想,九十九大姐为了达成零咒力花了多少心思,如果一个降灵术就能解决,她会一直卡到现在?甚至动过放弃的念头?”

那量产出的根本不是天与之躯,而是伏黑甚尔的人偶罢了。

而伏黑甚尔之所以盯着明理和五条悟,也是因为他的本能所致。

甚尔的战斗本能会优先针对强者,而明理和五条悟毫无疑问是场内的最强者。

在两人之前,则是真希,所以他从头至尾都没有搭理过老太婆,也没有对真依动过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